長安醫院。李芳奇在給雙胞胎女兒喂奶。
李芳奇妻子張娟。受訪者供圖

  10月23日下午,長安醫院。李芳奇與前來爭取領養權的人大聲對話時,雙胞胎中的姐姐被吵醒。她眼角流下淚水,手腳在用力掙扎。
  我們原本計劃,等雙胞胎生下來,再補拍結婚照和正式全家福,可是現在還怎麼拍?一切都來不及了。——— 李芳奇 
  李芳奇送女風波暫告一段落。在眾多愛心人士的關註下,他和家人最終選擇自己撫養。對於一些領養者來說,或許有些失望。而對於另一些網友而言,質疑聲更是此起彼伏。李芳奇究竟是怎樣一個人?他的家庭是如何走入悲劇的?在這個家庭組合和破裂的前後,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?南都記者通過對李芳奇本人、親友以及醫院方的採訪,試圖還原一個真實的父親,以及這起悲劇背後的真實細節。
  最後告白他確實很想通過這個節目進行一次告白,對象是躺在殯儀館內的妻子。
  10月25日,星期六。李芳奇一早接到來自遼寧衛視《完美告白》欄目組的電話,欄目組要對他進行專訪,並邀請他帶著四個孩子飛去遼寧電視臺現場錄製節目。李芳奇通過百度查詢了關於這檔節目的資料,顯得很尷尬。“那是一個情感類節目,有點類似相親的性質”,李芳奇說,欄目組很友善,承諾負責一切費用,他確實也很想通過這個節目進行一次告白,對象是還躺在殯儀館內的妻子。
  “她已經離開一個多月了,之前一直在跟醫院方討說法,最近這幾天又在忙著接待領養者,只有晚上入睡之前,突然想起她,好想跟她說說話。”李芳奇說到這裡時,臉上堆滿了愧意,“實話說,我們平時交流不多,家裡的事情都是她在打理,所以孩子生下來連名字都還沒取,原本是說讓她來負責這些”。
  更讓李芳奇無地自容的是,除了結婚登記照,他跟妻子至今沒有一張正式的合影,更別談結婚照、全家福。“我們原本計劃,等雙胞胎生下來,再補拍結婚照和正式全家福,可是現在還怎麼拍?一切都來不及了。”李芳奇坦言:自己是一個粗心的丈夫。
  姐弟閃婚“當時第一眼見面,就感覺她好美啊,讓人好心動。”李芳奇說,兩人一見鐘情,很快確立戀愛關係。
  1982年出生的李芳奇來自湖南嘉禾縣田心鄉一個普通的職工家庭,父親是當地小學一名教師,母親沒有工作,主要任務就是照顧他和大一歲的姐姐。1998年初中畢業後,李芳奇考上湖南湘潭一所中專,學的是“機電一體化專業”。
  此時,妻子張娟早就是東莞長安鎮一家工廠的行政文員。張娟比丈夫大4歲,是湖南邵陽人。讀完初二就輟學外出打工,父母沒有固定工作,家中還有兩個年紀相對較小的弟弟。
  13年前(2001年),李芳奇走出校園參加實習,第一站是長安鎮一家貿易公司,隨後又跳到塘廈鎮一家電子廠做銷售。從2004年開始,他雄心勃勃開始創業,結果以慘敗告終,在親屬那裡借來的10萬元創業款也打了水漂。這一年,張娟也經歷了人生中的慘痛,父親去世,兩個弟弟尚在讀高中,全家人的生活重擔都壓在她的肩上。
  2007年9月那個秋天,夫妻倆在長安鎮相遇。當時,李芳奇去張娟所在的電子廠推銷,不經意間看中這個湖南老鄉。“當時第一眼見面,就感覺她好美啊,讓人好心動。”李芳奇說,兩人一見鐘情,很快確立戀愛關係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妻子竟然是1978年出生的,比他足足大了4歲。
  更讓李芳奇手足無措的是,這年冬天張娟就懷上第一個孩子,也就是現在的大女兒李子睿。當時兩人還沒有結婚,“都是在工廠打工,沒有積蓄,兩人一個月收入加起來不超過4000元,而她還要供兩個弟弟上學,所以根本沒想過拍婚紗照”。李芳奇說,不是他不懂得浪漫,而是當時還沒有這樣的意識,畢竟先填飽肚子不挨餓才最重要。
  2008年春節,兩人匆匆回到老家,花9.9元拍了一張結婚登記照,在民政局辦了結婚證。
  一心求子“當時我們就猜想,這回肯定是個兒子了;如果還是女兒,我們就可能不要了。”
  2014年9月10日晚上8點28分,李芳奇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條信息:“雖然不是第一次,但心情倍感緊張夾雜激動,祈禱保佑順利平安!加油!”第二天早上9點,妻子張娟被推入手術室,一個半小時後,主刀醫生從手術室抱出一對雙胞胎女兒,並告知門外等候的李芳奇“母女平安”。隨後,張娟被推入普通病房,護士把孩子送到她身邊,“當時她看上去非常平靜,但看得出還是有點失落。”李芳奇說,這已經是他們的第四個女兒。
  大女兒子睿今年6歲,在長安一所民辦學校讀二年級。她出生之後一直跟著爺爺奶奶在老家生活,上小學後才來到東莞長安。2012年正月29日,二女兒子婧出生,一直跟著外婆,所以至今講話都是邵陽口音。去年年底,張娟又懷上了,在回家過年的路上,妻子一直吐個不停,反應比前兩次大得多。“當時我們就猜想,這回肯定是個兒子了;如果還是女兒,我們就可能不要了。”李芳奇說,檢查結果讓他既震驚又興奮,這次竟然是一對雙胞胎,他們決定生下來。
  苦命女人不幸的是,他父親也早早過世,姐姐靠打工供他和弟弟讀書上大學。
  做出這樣的決定,需要一定的底氣。妻子雖然是農村戶口,但李芳奇卻已經是非農業戶口,按照湖南當地的計劃生育政策,二女兒子婧已超生,至今還沒有上戶口。“在我們老家,找點關係,繳納了罰款,戶口還是可以上的,也有這樣的路子”。加之自2010年進入到現在所在的這家電子公司,李芳奇收入越來越高,底薪雖然只有1800元,但提成較為豐厚,業績突出時月入可以過萬,讓整個家庭有了生活保障。
  李芳奇並不承認有“重男輕女”的思想,但他說,一心求子是全家人的夙願,不僅是家裡的老人,也包括妻子自身。“在家族我這一輩中,別人都生了兒子,所以父母很急,畢竟我是單傳,老人家希望有男孩接香火。”李芳奇說,這無形中給了妻子一定的壓力。
  更為重要的是,張娟的家庭環境,也讓她意識到男人在家庭中的支柱作用。“雖然她從未跟我們叫過苦,但我們知道她跟母親都很艱辛,都是苦命的女人。”張娟的二弟張嘉明說,他外公過世很早,幾個舅舅都是母親拉扯大。不幸的是,他父親也早早過世,姐姐靠打工供他和弟弟讀書上大學。他畢業於湖南城建學院,三弟張濤則是中國人民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的高材生。
  “正因如此,她一直也希望給我生個兒子。”李芳奇說。
  突遇變故“她說頭暈眼花,四肢無力”。隨後,醫護人員發現病床上都是血,於是趕緊推進產科的搶救室。
  張娟去世已一個多月,通過對親屬、醫護人員的採訪,大致可以還原悲劇發生的前前後後。
  9月10日,張娟預約入住長安醫院待產,產前檢查顯示各項指標一切正常。此前,她的二女兒子婧也是在這家醫院出生。她這次孕期的所有孕檢都是在這家醫院完成,並且跟主刀醫院成為很熟的朋友。“她已經有兩次生產經驗,孕檢檢查都順利,跟醫生又是熟人。”李芳奇說,他甚至約好一幫哥們,孩子出生當晚就去喝酒慶祝。
  第二天的剖宮產很順利,上午11點,她被推回先前的病房休息。除了嘴唇發白外,其餘都未見異常,直到11點15分主刀醫生巡房,問及張娟的感覺,“她說頭暈眼花,四肢無力”。
  隨後,醫護人員發現病床上都是血,於是趕緊推進產科的搶救室,當時主刀醫生叫來了一名麻醉師共同參與搶救。4小時後,主刀醫生告知無能為力,於是趕緊安排轉入更高一級的東莞人民醫院。遺憾的是,一整夜的搶救並未輓回張娟的生命。
  9月12日上午,張娟因產後大出血死亡。
  家屬質疑“事發之後,院方沒有一個領導出面慰問,我們每次去,都迴避我們,不讓我們進辦公室。”
  10月20日上午,長安醫院大門口,李芳奇領著兩個大女兒,捧著妻子的遺像,拉起了質疑的條幅。從各地趕來的親屬,也紛紛撒紙錢派傳單,他們希望以此引起社會各界的關註。很快,特警趕到現場,迅速處置了這起“醫鬧”。
  其實,在妻子去世後第二天,李芳奇就向南方醫科大學法醫鑒定中心申請屍檢,結果需要45個工作日才出來。這其間,他向院方提出了以下這些疑點:產後大出血究竟是什麼原因所致?為何醫護人員沒有及時發現?產科搶救室什麼設備都沒有,為何不送ICU?為什麼搶救了4小時後才說無能為力?李芳奇說,在搶救期間,他問了幾次主刀醫生要不要緊,對方看上去很有信心。
  長安醫院一名麥姓副院長表示,產後大出血的誘因很多,包括宮縮乏力、羊水栓塞等等,張的死因有待屍檢結果;在院方看來,他們的主刀醫生、護士等完全是按照規程進行,至於其中是否存在失誤或過錯,需要第三方的鑒定結果。院方一名主管調查的醫務股負責人還對南都記者表示,“我們至今沒有否認存在問題,如果鑒定出來我們該負多少責任,絕對不會迴避”。
  對於這樣的答覆,李家人卻不認可。“事發之後,院方沒有一個領導出面慰問,我們每次去,都迴避我們,不讓我們進辦公室。”李芳奇說,院方冷漠的態度,讓家人感到絕望。於是他們天天上門討說法,甚至夜間也睡在醫院行政辦公室的樓梯間。
  送女風波這一念頭沒有跟任何親人商量,所以媒體報道後,不光是網友,連姐姐、母親甚至老家的村長都打電話來罵他。
  李芳奇至今也沒想到,他一個衝動的想法,竟然引起軒然大波,並將他及整個家庭帶入輿論漩渦。“老婆,你真狠心,撇下4個孩子和老人自己走了,現在你的事情一直也得不到解決,你叫我該怎麼辦啊,你托夢告訴我好嗎?你自己記得穿暖和點,那邊冷。”這是9月20日,李芳奇發的一條微信。
  “這一個多月來,工作暫停了,老闆是好人,還給我發基本工資;她的事情遲遲沒有結果,我真不知該怎麼辦,想到以後孩子們的成長和出路,我真沒有信心”李芳奇說,他當時確實打算把孩子送兩個出去,接受媒體採訪時也就脫口而出,這一念頭沒有跟任何親人商量,所以媒體報道後,不光是網友,連姐姐、母親甚至老家的村長都打電話來罵他。
  但與罵聲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大家對他的一對雙胞胎女兒卻充滿憐愛,來自全國各地的領養電話爆棚,親自上門探望的領養者也擠爆了病房,李芳奇一下也成為各大媒體關註的焦點。截至昨天晚上6點,李芳奇的手機里收到1500多條領養短信,登記本上有近百個意願者留下了聯繫方式,社會各界的捐款已近15萬。
  愛心人士絕大部分領養人,都支持孩子的父親,並願意跟他一道扶養孩子們。
  接踵而至的愛心人士,讓醫院方緊張了起來。“我們一上午就接到60多個咨詢電話,說李的電話打不進去,不得已我們只有轉到你這裡了。”醫院相關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,領養意願者踏破了醫院門檻,到昨晚依然沒有停息,這在院方看來,已經嚴重影響到產科別的病人。
  除了網友的謾罵,東莞市民政局社會福利科的相關負責人也親自上門慰問,並勸導李芳奇,不要將孩子送養。“一是法律不允許,二是對孩子成長不利。”這位負責人表示,有什麼要求可以提,政府部門可以儘量幫忙解決。李芳奇說,“我也沒有什麼請求,只希望給出一個真相,告慰我妻子的在天之靈”。
  來自社會各界的關註和包容,讓李芳奇看到希望。他決定,親自扶養4個女兒。而絕大部分領養人,都支持孩子的父親,並願意跟他一道扶養孩子們。目前,深圳一家公司已經承諾,負責孩子3歲前的奶粉、衣服等用品;廣州的一對大學教授也承諾,與父親共同負責孩子的教育;一個遠在山東的“失獨”家庭,也願意跟李家“結對子”……10月24日,院方的醫護人員也在悲劇後首次走進病房,對他們表示慰問,並對之前因雙方爭議而帶來的冷漠和矛盾表達歉意。
  終身遺憾讓他一直不能釋懷的是,沒有跟妻子拍一套正式的結婚照,更沒有一張全家福。
  在過去的一個多月,李芳奇經歷了喪妻之痛、無援之苦;而近一周來,他又先後歷經謾罵、攻擊、關註、幫助,用他自己的話說,“就像坐過山車,轉機突然一下就來了”。
  李芳奇的微信名叫“紅酒男人”,跑銷售業務的他,日常應酬自然很多。“我在外面忙的時候,她從來不打擾我,我的工資卡都在她那裡,整個家庭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,甚至連孕檢都沒讓我操心。”李芳奇說,妻子確實就像一位大姐姐,關心呵護著全家。
  讓他一直不能釋懷的是,沒有跟妻子拍一套正式的結婚照,更沒有一張全家福。“也只有把她的位置空出來,我們拍了再燒過去”。說這話時,他掏出手機給記者看他妻子的相片,確實沒有見到兩夫婦的合影,哪怕手機拍的大頭照也沒有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唐波 攝影:南都記者 梁清
創作者介紹

健康枕頭

hx29hxak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